當前位置:首頁 > 市場活動 >

牛文文:黑馬8年,我們的創業主張
2018-12-18 10:07:31 點擊:

創業家&i黑馬訊(曹珂、常皓靖)12月15日,由創業黑馬&黑馬學院主辦的2018黑馬社群大會在京舉行。今年是創業黑馬學院成立8周年,創業黑馬董事長牛文文在大會做了長篇演講。

 

他回顧了8年來創業黑馬逐漸壯大成為一個有完整體系的創業服務平臺的歷程,對創業黑馬始終堅持的“以產業為根”的價值觀做了詳細闡述。

 

他倡議發起“黑馬互助基金”,為創業者解除一旦創業失敗后的生活負擔。

 

以下為牛文文演講節選,經i黑馬編輯:

 

親愛的黑馬兄弟們,歡迎回家!感謝10年來各位導師、股東、黑馬兄弟們、好朋友們一直支持我。

 

上周,我看了電影《無名之輩》后一直思考:創業黑馬學院成立8周年以來,我們到底代表了一種怎樣的力量,應該發出怎樣的創業主張?

 

8年,黑馬成長營從1期走到了18期,每位在座的黑馬兄弟都能在畢業照里找到自己的身影。黑馬成長營能夠辦18期,我相信這是一種堅持的力量。

 

我們與中國許多著名公司聯合向創業者開放學習平臺。2015年,我們與華為合作開辦了華為特訓營,很多黑馬兄弟跟我一起去華為,感受它的內在力量。我們還走進了騰訊、小米、阿里、京東,也開設了非常多的創業實驗室。

 

我們從北京走向了中國的百城,從中國走到了硅谷、以色列、德國、日本、印度、南極、北極。這8年,黑馬的腳步踏過了許多此前沒去過的土地。

 

1.我們的第一課

2010年,許多企業家導師為我們開啟了第一課,為創業者開啟了創始人自我認知的旅途。

 

2010年9月26日,周鴻祎在3Q大戰前的5小時給我們上了第一課。他說,“我認為蘋果這種以用戶體驗為殺手锏去干掉強大對手的東西并不是學不來的。我們要瞄準中國所有的用戶,即我們所說的‘小白’用戶。”這就是老周的精神。

 

2010年9月27日,孫陶然在創業黑馬學院的第一課講了“創業36條軍規”。我做夢也沒想到,他當時在課上講的PPT內容,經過一步步完善變成了一本創業暢銷書。這是一本簡明的國民創業實戰教程,至今已發行過四五版,序言寫作者也越來越多。

 

2010年12月15日,王石在創業黑馬學院的第一課“創業者最終總會離開”上,講了一句所有人都應銘記的話:“男人都像打出槍膛的子彈,不管出發點多么筆直,最終都會回歸到大地上。”當創業者正興致勃勃走在創業路上時,王石給我們預示了創業終局。

 

2010年9月26日,王文京在創業黑馬學院上完課后,有學員問他:您創業18年來,有沒有睡不著覺的時候?王文京回答:“我原來經常焦慮失眠,直到有一天,我想明白一件事,我們創業做企業,不過是用更有效率的方式服務社會。”是的,創業者不管最終成敗,不管最后能走多遠,都不過是用一種更有效率的方式服務社會。

 

2011年3月29日,史玉柱給我們講,馬云潛心研發的秘密武器,就是合伙人制度,這其實是與資本博弈的一種制度安排。現在,我們都已經知道,合伙人制度讓阿里變成了一家組織力極強的公司。

 

2011年8月28日,吳曉波在研究過一輪經濟低谷后說:“大家做企業會有感覺,一輪賽跑的周期是4-5年,也就是4-5年出現一次彎道。如果都是直道,你很難超越同行,而兩個彎道下來,企業規模可以相差8-10倍。”

 

2011年7月1日,李開復說:“中國會出現偉大的公司。一時找不到方向不要緊,順勢而為,總會找到爆發式成長的機會。

 

的確,從當時到現在,中國已出現了非常多偉大的公司,創新從未停步。可能很多朋友都知道,我2008年與吳曉波打了個賭:馬云之后是否還會出現阿里巴巴這樣的公司?當時我堅定地相信會有。如果沒有像阿里巴巴這樣的公司出現,我辦什么創業家雜志?做什么創業服務?事實證明,10年來,今日頭條、美團、京東都已長成了世界級的公司。

 

2010年11月19日,我尊重的老大哥陳東升講了一句話:“創業就像當年的革命洪流,浩浩蕩蕩,有掉隊的,有叛變的,有犧牲的,也有坐牢的,但誰也不能阻擋這一場革命的洪流。”一個有家國情懷的知識分子,在那時預見了中國將會出現一場轟轟烈烈的創業革命。我們要感謝創業革命,如果沒有這場創業革命,今天中美之間的問題會更大。

 

我們尊敬的徐小平院長是黑馬文化的代言人,他永遠保持激情、保持年輕、保持好奇,依然羞澀,依然少年。他對我們提出了一個期望:黑馬學院要變成全世界創業研究的先行者和領導者,要把中國的智慧和活力帶給世界。

 

8年前,黑馬成長營導師講的話,至今尚不過時,這些東西是整個黑馬知識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的初心、力量就來自中國創業者身上生生不息的創業激情。如果不是一代一代人往前走,如果不是一代比一代強,我們的商業世界是灰暗的。

 

2.我們走進大公司,我們開設創業實驗室

除了創業導師的教誨,這8年里我們也系統學習了很多大公司的創業方法。

 

我們系統學習過華為的方法論。很多人聽過田濤、吳春波、彭劍鋒、胡彥平等華為顧問們的授課,他們講的就是華為的奮斗精神和企業人的危機感,華為不斷地把奮斗作為一種文化、組織動力。為什么華為做許多產品都很成功,進入每個領域都讓舊玩家害怕?正是得益于這種奮斗者的組織力量。

 

我們系統學習過阿里巴巴的方法論。王堅、曾鳴、劉松、鄧康明、陳國環、張霞為很多黑馬兄弟上過課。在他們授課的過程中,我們感受到阿里背后組織和文化的力量。

 

我們開設過黑馬京東特訓營。劉強東、陳生強、廖建文、李大學給黑馬兄弟上過課。

 

我們學習過58集團。姚勁波、陳小華、段冬都給黑馬兄弟授過課。58所代表的是彎腰做苦活、累活的力量,能讓我們看見大家看不見的小人物身上的商業力量。

 

我們還開設過黑馬騰訊特訓營。我們幾乎是第一家走進騰訊的服務平臺,張志東、吳宵光、吳軍都為黑馬兄弟授過課。有一次,我們希望CTO張志東講技術、講未來,但沒想到他一再講作為一家大公司,騰訊需要小公司的力量。他講到騰訊的組織和團隊文化,如何讓騰訊保持當年的戰斗力。他還說,一個創業公司最怕的是制定一個陡直的目標,因為創業一定是一上一下的漸進式前進。

 

我們還開設過黑馬小米特訓營,然后我們進入了黑馬創業實驗室的時代。在座很多人都是實驗室導師。黑馬創業實驗室是一個通過精準的人工智能匹配精準解決問題的產業升級體系,創業者在20個實驗室里能夠找到輔導老師,找到產業方向,對接到實實在在的學校資源。

 

吳世春是投資界的早期天使,是建立了自己哲學體系的投資人,也是投資回報最好的投資人之一。他將王陽明心學和創業結合在一起,實驗室學員每次都要到王陽明的根據地學習創業心學,體驗認知力和心力。吳世春也投了很多黑馬學員,他的背后是黑馬的文化。

 

李祝捷投遍了早期的2B創業青年。他投資了找鋼網、宜花等多個2B項目,他堅信中國2B領域會像美國一樣遍地開花。

 

在最接地氣的消費產業中,王岑和馮衛東非常有理論體系。馮衛東老師的定位品牌課程在線化后,有非常多的聽眾。

 

周鴻祎在黑馬講的課最多。他自己出了一本書《顛覆者》,我們實驗室的同學也幫他出了一本書《極致產品》。

 

江南春開設了很多次實驗室,每次講話都很清晰。他常講分眾不走尋常路,和顯而易見的真理反著走,講競爭、定位、管理。

 

3.我們是產業創業流派

以上這么多老師、實戰訓練體系,我們是不是已經形成了一個創業學派? 我們不止是一個社群,而是一個學派了。

 

我們像不像產業創業流派?因為在黑馬里面,我們最講產業根基。即便在風口創業最盛的時候,不管是O2O,還是互聯網金融、共享經濟,我們始終在講重度垂直。我們要找到一個產業的根,產業重做,要堅持。

 

我想我們的旗幟上寫滿了這些東西。我們已經形成了自己的風格、流派。

 

再看看我們自己,看看我們可愛的學員,看看我們的黑馬兄弟,看看我們的標簽。三搞定(搞定自己、搞定模式、搞定資本)、天派、地派、產業重做、拍磚、擼BP、不裝不端有點二……這些詞大家在黑馬里經常會講到。

 

有一次徐小平老師跟我講,“我收到了幾個項目的BP,有人提到自己是重度垂直的創業者,老牛你又發明了一個詞。”我們的確發明了很多詞。這些標簽整合在一起,很能說明一些問題。

 

我們的營歌名叫《堅持》。中國有多少種產業,黑馬就能在多少產業道路上堅守。

 

一個產業能做多少年?大家都說風口創業,3年?5年?還是7年?7年還不成就放棄,或被放棄、被死亡。大家看看這些人,看看我們這些黑馬,大家在一個產業里堅守了多少年。

 

張珺(尚格會展創始人)做了23年會展,趙浦(十月媽咪創始人)做了21年母嬰用品,林琪(榮泰創始人)做了21年按摩椅,楊陵江(1919創始人)賣酒賣了20年,喬冰(喬式臺球創始人)做臺球桌、辦臺球賽事20年。

 

栗浩洋,這個自認為像埃隆•馬斯克的人,從昂立教育到現在的乂學教育,做了20年的K12教育,沒換過賽道。

 

盛發強做探路者戶外運動產品做了19年。2018年是A股老板“丟掉公司”的一年,但是盛總竟然沒有一次質押,現在非常健康。

 

吳太兵(萬興科技創始人)所在的收費軟件領域,市場瞬息萬變,尤其是賣給外國人的收費軟件。這是多苦的生意,但他做了15年,終于把公司做上了市。

 

歐蓬(尚德機構創始人),我還沒創業的時候就知道他,干了15年終于把公司做到美股上市。

 

劉亮(在路上創始人),做旅行社一做就是14年。

 

張浩做K12教育做了13年,從廈門做到上海,再到北京,試遍了所有的模式。

 

張凌云(掌閱科技創始人)做了10年中文閱讀,竟然沒融資就上市了。

 

這些黑馬兄弟的名字背后,體現的都是產業的魅力。產業是你的根據地。我們即便丟掉了所有,還有自己的老本行。黑馬是一群有根的人,我們的根扎在大地上,我們的腳踩在大地上。我們在一個行業里面耕耘10-20年,不信守不到天亮。

 

前段時間,聯想創投賀志強告訴我,他只投兩種創業者:一是懂產業的互聯網創業者,二是懂互聯網的產業創業者。

 

最近大家都講,創業的黃金時代過去了。徐小平老師說,現在是創業的白金時代到來了。

 

我們已經形成了一個流派和學派。我們在堅守產業,也在升級產業。我們率先邁出了一步,當你堅守,一定就會升級、變革。

 

張凌云對于移動閱讀有變革。

 

歐蓬把教育所有的方式、門類都試過了。有一年冬天我去看他,他說為了表達決心,只把在線教育的人留下,非在線教育的人全部搬走。他不斷地革命,直到把自己革上市。

 

吳太兵在堅守的過程中探索模式,從軟件做到硬件。

 

王佳梁(觸寶聯合創始人兼CEO )在互聯網里,一個產品堅持了10年。

 

還有兩個是賣酒的,酒仙網和1919。黑馬里面經常一不小心就容納了一個行業的老大、老二,老三、老四不見了。2012年他們入學的時候,賣酒的人還很多,他們都不算先進。今天酒仙網和1919,差不多是中國賣酒行業的老大和老二,一個是線上,一個是線下,這哥倆兒天天假裝吵架。

 

4.我們的創業主張

我們和很多學員和導師,一起走過了很多路,探索了很多東西。接下來,我想代表大家說一說我們這批人的創業主張。

 

一、產業創業沒有風口,我們一步步把它做成風口。

 

要承認,現在風口創業、消費互聯網創業,基本上已經走過了紅利期。這是一個產業創業的美麗世界,產業創業的黃金時代剛剛開始。產業創業沒有風口,你等不來風口,但是我們不怕。我們把自己做成風口。

 

二、產業的世界百花齊放,不只是贏家通吃。

 

大家都講互聯網是贏家通吃,一將功成萬骨枯,但是產業創業的世界是百花齊放的,每個人都會成功。教育產業這么大的市場,新東方、好未來這兩家百億美元市值以上的公司加起來也只占了那么一點份額。在產業的賽道上,我們每個人都有成功的機會,不需要害怕別人。

 

三、每個產業都可以重做一遍,與其跨界顛覆,不如就地升級。

 

全中國每個產業都可以重做一遍,與其去跨界顛覆別人,不如就地升級。我不相信你在你的產業里都做不出來,進入別的產業就會成功。當所有的APP創業者都找一個細分垂直產業扎下來、顛覆這個產業的時候,我們身在產業的人,應該有志氣來就地革命、就地升級我們所在的產業。

 

四、抬頭走進新物理世界,從數字經濟到智能經濟。

 

“我們要抬起頭來,走進新物理世界。”這是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劉松說的話。如果說過去10年是數字經濟或者是移動互聯網時代,未來將會是智能經濟的時代。

 

劉松還講到,我們把30億人連接起來是移動互聯網,現在我們要把100億個物的終端連起來,而且每年還有10倍速的增長。這是個萬物互聯的時代。

 

我相信,這個新的物理世界就是產業的世界,只有產業里才有那些產品,才有那些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而不只是流量或一個APP。

 

5.供給側創業,發現并云化被閑置的供給資源

所有的人都在搶用戶,都在找用戶痛點,都在抓流量、買流量,但是VIPKID和拼多多沒有這樣做。他們發現并且云化了一種被大規模閑置的供給側社會資源。供給側的創業是產業創業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不用去找痛點。

 

我們的小孩需要外教,這個痛點人人都知道,但是在以前的時代里,只有在北京的菲律賓人教外語。米雯娟把北美的幼兒園老師通過云化搬到了中國,讓中國孩子聽到了原汁原味的外教課。這是發現了一種閑置的供給資源。

 

拼多多也一樣。商場導購的大媽,退休的做直銷的大學老師,這些人在電商來的時候,感覺都已經邊緣化了,沒想到黃崢把這些人搬到了網上。最后,拼多多在3年時間里殺出來。

 

所以,當我們做產業創業的時候,不要光盯著需求方,需要盯一盯產業的供給方。那些產業資源,我們能不能發現并且盤活、云化?我認為這是產業創業非常重要的一個方法論。

 

6.重(chóng)做就是重(zhòng)做,彎腰干臟活累活,習慣曠日持久的瑣碎

重(chóng)做就是重(zhòng)做,所有的產業都可以重(chóng)做一遍。沒有輕的辦法,只能彎腰干苦活、累活,只能忍受曠日持久的瑣碎。曠日持久的瑣碎是劉強東告訴我的。一個企業家能不能天天干一樣的事情,一干就干10年,還能坐在辦公室、還能和員工在一起?

 

很多創業者都希望找到一種新的、激動人心的方式顛覆世界,可是一個做企業的人最大的功夫是做工。你能不能彎腰干苦活、累活,能不能習慣曠日持久的瑣碎而不天天看機會?

 

我們黑馬里面有一些兄弟,每兩三年不見就換個賽道,最后很難成功。真正成功的人都是能坐得住、重型運營公司的人,而不是那些做輕公司的人。

 

7.在新領域成功的是有舊手藝的人

“新世界來了,可是在新領域里,容易成功的人恰恰是那些有舊手藝的人。”這句話是一位黑馬實驗室的導師告訴我的,他說,“文文,你發現沒有,不管是在互聯網金融,還是在共享經濟、社交電商里,真正成功的那個團隊里,必然有一個人過去做電銷、加盟、微商。”我相信我們沒必要重新發明汽車,最傳統的招兒最管用,我們不過是把它披上一個新的外衣。

 

那些在傳統領域打過硬仗并且打贏的人,往往身上有一種力量。我們不要光想著新領域,不要光想著顛覆。

 

我就是個有舊手藝的人。我曾一口氣做了十幾、二十年的媒體,有那種對未來敏感、發現人身上力量的基因。

 

有一天,百度早期創業元老任旭陽跟我說,“老牛,假如你每年都能發現很多值得投資、未來能長大的小黑馬,就不用想模式了。你的模式就是你的基因。”那種基因在我們身上。我們在產業里摸爬滾打多年,那種基因就是我們的手感,是我們摸到一塊布料的感覺。這個舊手藝恰恰能夠做出大事。

 

8.小公司更需要組織力,小前臺,大中臺

關于組織,自打王慧文講過“除了阿里,互聯網公司組織能力都不合格”以后,所有的互聯網創業者都在想組織力是什么。黑馬里面最講組織,方向大致清晰,組織充滿活力,一個100多人的小公司,也要講組織問題。

 

阿里講“小前臺、大中臺、富生態”,黑馬的很多人都在做中臺,我們意識到中臺的力量足夠強大。我們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前線廝殺的銷售人員身上,而必須把企業的命運掌握在自己和核心團隊身上,核心團隊最重要的就是賦能。所以,我們黑馬好多的兄弟都在做組織,做公司文化、合伙人制度,這些都是組織力。

 

9.習慣沒有大錢的日子,活著就有機會,堅持就是勝利

最后,我想跟大家說,毫無疑問這個寒冬的時間還蠻長的。下午我參加了北京創業板董事長俱樂部的一個活動,一群上市公司老總坐在一起,絕對沒有我們這兒歡樂,有些人爆倉了,有些失去了自己創辦十幾年的公司。冬天一定還會延續比較長的時間,我們得習慣過沒有大錢的日子。

 

自打徐小平老師把天使、VC、投資的人群放大后,我跟徐小平老師一起創辦了中國青年天使會。我們那會兒找1000個天使投資人非常困難,現在中國每一個論壇、地方,都有天使投資人。

 

好像錢永遠有,只要我們有一個想法,總能融到錢,我們已經習慣了做一個小的生意,在A輪就融到幾千萬、1個億,一年融2-3輪。但是我要說,對于大多數黑馬兄弟來講,這種有大錢、快速融資、多輪融資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不但是中國,美國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因為,整個投資世界已經回到了兩個基本的價值觀上來:

 

第一,你有沒有底層創新、原始創新?我們不需要你再做流量創新,也不需要你有很多用戶。

 

第二,我們希望看到你有一個規模贏利的現實和未來。

 

很多的創業公司在上市的時候都要回答這兩個問題:你有沒有原始創新?你可不可能規模贏利?

 

我相信,Uber和滴滴是對抓流量、用大錢改變用戶行為習慣的創業模式的終結。

 

我相信,未來的創業應該是在那些基礎領域,深度學習、智能制造、生物醫藥,等等。

 

我相信,那是一個新物理世界。在那個物理世界里,也許還能融到大錢,但不是巨額虧損還可以一直熬到最后。

 

我想跟大家說,活著就是勝利,活著就有機會,堅持到底就是勝利

 

10.發起黑馬互助基金

借著這個日子,我宣布一件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冬天了,我想發起一個黑馬互助基金。你們未來找徐小平老師去融資,如果失敗了、遇到問題了,你們的家人過不了日子了,你的孩子需要上學,讓我們來幫助你吧,讓我們一起來幫助大家。在冬天的時候,我們只能互相取暖。

 

這個想法我是受到了王石的啟發。在2003年那一輪經濟冬天的時候,王石代表一批中小房地產商,發起了中城聯盟基金。他跟我講,這個基金不是要投資的,而是專門準備中小地產商萬一出事之后,解決他的家人怎么過,孩子怎么辦、公司如何運營的問題。

 

今天,無論是大公司還是小公司,無論是互聯網還是傳統產業,我們都要做好長期過苦日子的準備,這個時候我想做這件事兒。我們黑馬里面已經走了好多位兄弟,其中有兩位黑馬營2期的兄弟在國外潛水的時候猝不及防出事了。這個時候我們想為他們的孩子做一點什么。

 

所以,我代表我們坐在前排、已經上市的黑馬兄弟宣布,我們一起來做一個小小的、能夠給黑馬兄弟送一點人生溫暖的互助基金。

 

 

謝謝大家!

广西快3中奖助手